第79章 尾声(1/2)

作品:《石榴湾

石榴湾现场会之后,郭仲阳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恢复矿山生态环境这件事怎样进行?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个新问题,以前也讲过,也抓过,从宣传到舆论,电视到墙报;文件到会议,一样都不曾少。但收效甚微,就如同一阵风吹过的池塘,连水花都没有一个。他不能走以前的老路,他心里清楚,真正要抓好一件事,不在形式,而在决心而在认真。“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郭仲阳主持召开了市政府常务会议,出台了《矿业秩序专项整治方案》整个工作分两步走:第一步,授权国土资源部门牵头,联合公安、环保等部门,以煤炭、钨、锑、铅、锌、锡等为整治重点矿种,以石榴湾矿区为整治重点区域,严厉打击无证开采、乱采滥挖、非法转让、超深越界等违法行为。有力地截断新的矿山污染源。按照“关闭整顿、资源整合、标本兼治、综合治理”的原则,痛下决心,对石榴湾矿区实行“休克疗法”,全面整治。成立了《矿山秩序专项领导小组》郭仲阳亲任组长,市资源管理局副局长陈昭辉任副组长。

第二步,由各县政府编制矿山环境保护规划,具体做好以下几件事:1、加大财政投入,建立矿山环境保护专项基金。2、充分发挥备用金制度的约束作用,督促矿业权人主动加大投入。3、在目前财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按照“谁投资恢复治理、谁受益”的原则,出台相应的优惠政策,创新投入机制,建立EPC模式,鼓励社会资金投入。

这次行动在全市展开,封了一批乱采滥挖的矿。石榴湾的封矿率达百分之五十。陈昭辉动员首文化拿出了大笔资金,采用EPC模式,用于石榴湾矿区的修复工程。首文化为此事专程把催云海老师请了来作指导,并安排了潘西安、李亚菲和赵礼兵三人负责该项目。

首文化整合兼并了石榴湾所有矿山,成立了石榴湾中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对整个矿区多年来产生的污染负起治理主体责任,整合关闭了七个矿山,拆除了十个旧选厂,治理了十一座废石堆,对十个原有尾矿库进行闭库和生态修复。

过去,石榴湾矿区存在选铅锌丢锡、选锡丢铅锌现象,既浪费了资源又增加了污染。中南矿业勒紧裤带搞研发,几年下来获得了“对超微细粒锡矿复选和综合回收技术”等十二项国家发明专利,使锡回收率比以前提高了八至十个百分点,企业一年增加效益二千四百万元。选厂原设计只有一台降尘塔,他们主动增加两台,用来吸附作业平台游离粉尘。吸附出来的粉尘用水降解为矿浆,直接掺和到磨矿的矿浆,通过浮选平台进行浮选作业。经测算,增加降尘设备后,一天吸附粉尘七吨,一年增加效益一百八十万元。矿区投入一亿余元建设的竖井竣工投用。从此,矿区采掘实现一个口子进一个口子出,矿区废石分散堆放、污染环境的问题有效得到根治,石榴湾矿区已面貌一新。

去年五一劳动节,李亚菲与潘西安在石榴湾新建的宾馆举行了婚礼,首文化主持了婚礼,并讲了话。两人的婚礼极其简单,除潘西安和李亚菲两家的家人参加外,他们只请了冬翠、满翠、陈昭辉夫妻,以及牛头山矿山办公室的同事。

日月如梭,韶华易逝,不觉间几年就过去了。我国新一届政府启动了最近二十多年来中国最大规模的全面深化改革。改革的核心是重划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让企业和市场做主,政府加速从具体经济事务中剥离。倡导法制,把权力放在制度的笼子里,从而掀起了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反腐风暴。“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朴朴素素的话语温暖了亿万人民的心。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此前饱受诟病的审批流程现在已经做到了透明公开,项目申请人可以随时通过电脑或者手机查阅审批事项的进展。各地政府相继建立了政务大厅,对各种审批事项在政务大厅统一解决,精简了办事流程,增加了透明度,减少了暗箱操作。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生活就象奔驰的列车,忙碌间已经驶过人生无数的风景。眨眼间,邓大海的儿子邓昊天已经七岁。邓大海的父亲和他最崇敬的大伯已经不在了。父亲本来身体好好的,前年的一天,他吃了早餐去责任地里刨地,突发脑溢血倒在地上就没再起来。那一天邓大海正在‘说清楚学习班’。等他赶到家里的时候,没能和父亲说上一句话。他只是大哭了一场,悔自己太大意了,后悔自己没能说服父亲到城里住。

父亲去世后,邓大海把母亲接到了城里,两个姐夫和两个姐姐也都在制衣厂做事。两个姐姐白天帮助照看着厂里的花花草草,和厂内的环境卫生。这些都是玛丽安排的。邓大海的妈妈闲不住,她把保姆的那份事全做了。保姆没事可做了,玛丽只好安排她去车间上班。

两个姐姐、姐夫和妈妈没事的时候也在一起打打麻将。厂里是不准打麻将的。厂里的制度很严,谁打麻将就开出谁。玛丽不免有几分担心和不满。玛丽不讲,闷在心里。一天,玛丽检查有子宫瘤,在医院开刀住院。这下可急坏了她婆婆和几个姐姐。几个人轮流在医院守护。特别是她婆婆,端屎倒尿、洗洗刷刷、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石榴湾 最新章节第79章 尾声(1/2),网址:https://www.1234u.net//177/17771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