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圣心难测(1/2)

作品:《听说你是重生的

太后又与他们夫妇略说了一会儿话,就称自己乏了,要皇帝皇后自去休息。

帝后二人领命告辞离去。

刚一走出太后的宫殿,皇帝就皱了眉,板着脸,不冷不热地道:“皇后是一国之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朱皇后低头垂目,并不说话,只暗自冷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不都是皇上说了算?

皇后低着头,身形瘦小。从皇帝的角度,隐约可以见到她藏在发间的银丝。

皇后比皇上还小了两岁,可是看起来比皇上老多了。

一时间,皇帝对她在厌恶之余,又生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来。不管再不愿意,她都是他的结发妻子,这一点,是没法改变的事实。

而且,她还是大皇子的母亲。

皇帝咳了一声,说道:“皇后以后遇事,多想想大皇子。”

——大皇子是他心中的理想的下一任继承人。他也想过为大皇子培育辅佐之臣,目前他也有意教导培育大皇子。

他不想皇后成为大皇子的阻碍。是以提点皇后,遇事多想想儿子,稍微收敛一些。他或许可以做出一个帝后和睦的假象来,前提是皇后懂事些。

然而当听到皇帝提起“多想想大皇子”时,朱皇后却猛地抬起了头,一脸骇然之色。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若再不识趣儿,而是故意处处针对皇帝,他就真的会对老大动手么?

他是在拿老大威胁她么?

朱皇后咬了咬牙,轻声道:“臣妾记下了。”顿了一顿,又道:“臣妾今日身子不适,先告退了。”

言毕,福了一福,径直转身离去。

朱皇后迎着风,一步一步,走得既稳且慢,她心里隐隐有些期盼。她希望皇帝会忽然叫住她,会对她说些什么。

然而并没有。

皇帝盯着她的背影瞧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就去看田贵妃了。至于皇后?只要她不烦他,他不会把皇后放在心上的。

田贵妃生的明艳,性格活泼,虽然已是三十几许的人,但在皇帝面前,自有一种少女的娇憨妩媚。

后宫中不乏年轻佳丽,田贵妃这种类型的也不少。可在皇帝看来,都没有田贵妃的味道。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皇上的错觉,似乎田贵妃近来对他有些淡淡的?

皇上思忖,他也没有偏宠年轻宫妃忽视她啊,田贵妃突如其来的冷淡让他不大理解。他想,这大概是源于女人的小心思吧。

无妨,多哄哄就是了。女人么,哄一哄也不错。

皇帝打定了主意去哄一哄田贵妃。他是九五之尊,又愿意放下.身段去哄人,本以为肯定能哄得田贵妃心花怒放。

然而事实似乎不是如此。田贵妃的确对他恭敬亲近,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不对。但是,以他对田贵妃的了解,明明是有哪里不对劲儿的。

究竟是哪里,他却看不出来了。

皇帝是一国之君,要操心的大事不知有多少。他固然愿意去哄田贵妃,但有时忙上来,也就忘了这件事。

田贵妃在皇帝面前,一向是活泼开朗,敢展现自我的。但是,近来,她却学会了隐藏。

她的娘家侄儿田学思,之前骄纵任性,整条只知道追着万安伯家的大姑娘跑。后来,林大姑娘嫁给了泾阳侯,田学思很是悲伤难过,抑郁不振。

本来田贵妃的兄嫂对林大姑娘颇有怨言,暗说儿子变成这样,都是林樾蓉的缘故。

可是,到后来还是林大姑娘看不得田学思颓废,跟田学思长谈了一番,他才走了出来,并发生了明显变化。

田学思变沉稳了很多,也不再惹是生非。他将自己关在房中思索了很久后,去找了自己的父亲。

看到面色凝重的儿子,兴国公讶异非常,又隐隐担忧,不知儿子怎么了。

田学思一开口,兴国公就惊呆了。

“父亲,其实皇上心里的储君,是大皇子……”

“什么?!”兴国公一惊,继而摇头,“胡说什么?!”

怎么可能?皇上宠爱二皇子,朝野内外皆知。只是因为大皇子是嫡长子,不好越过他去。皇上才迟迟不立储君的吗?

若皇上真有心让大皇子继位,直接立为太子就是了,何必这样吊着?

不会是大皇子的。

兴国公很笃定。

田学思摇头苦笑,是的,大家都这么想,他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阿蓉却对他说,最后继位的会是大皇子。二皇子倒是能保住命,可二皇子的舅家——兴国公田家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也不信的,他问她理由。

她半晌只说了一句:“君心难测。”

林樾蓉说不出理由,却超乎寻常的笃定。田学思不得不去相信她。——对他而言,她有让他相信的资本。

他永远都不会怀疑她。

田学思没办法告诉父亲,这是阿蓉的看法,他只把他能想到的猜测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说你是重生的 最新章节第95章 圣心难测(1/2),网址:https://www.1234u.net//131/131072/95.html